北京快乐飞艇官网|快乐飞艇通网的吗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黃岡市人民政府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廉政視點>> 以案明紀
以案明紀釋法 |基層組織人員非法占有土地征收補償費,如何定性?
發布時間:2018年10月27日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作者:  
【字體: 】【收藏】【打印文章

?

?
典型案例

?

案例一:甲某,中共黨員,某區金村黨支部書記。2016年6月,金村部分土地被征收,甲某為政府土地征收工作組成員,利用協助政府清登、核準征收土地補償項目之職權便利,通過偽造自己與村委會虛假土地租賃協議虛構土地征收補償項目,騙取土地征收補償費用1200萬元。

?

案例二:乙某,中共黨員,某區木村村委會主任。2017年4月,某工程征收木村土地,乙某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政管理工作,涉及補償該村6名村民青苗補償費15萬元和補償村集體土地補償費350萬元。同年9月,兩項資金共計365萬元支付給村集體保管的賬戶后,乙某卷款欲外逃被依法留置。

?

?

?
【爭議焦點】

?

上述案例的爭議焦點為,如何認定行為人的非法占有行為?何種行為構成貪污罪?何種行為構成職務侵占罪?

?

?

?
評析意見

?

實踐中,因村委會等村基層組織人員具有自治管理村集體事務和協助人民政府從事行政管理工作的雙重職能,此類人員非法占有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為可能涉及的罪名有貪污罪和職務侵占罪,何種行為認定為職務侵占、何種行為認定為貪污需要厘定,下面結合案例定性分析。

?

一、如何區分貪污罪和職務侵占罪

?

貪污罪與職務侵占罪存在密切聯系,從刑法立法歷程上看,職務侵占罪是由貪污罪分化而來,兩者區別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第一,犯罪主體不同,貪污罪的主體是特殊主體,即刑法第九十三條規定的國家工作人員;而職務侵占罪的主體則是一般主體。第二,犯罪客體不同,貪污罪侵犯的法益是復雜客體,既侵犯了國家工作人員的職務廉潔性,又侵犯公共財產所有權;而職務侵占罪只侵犯單位財產所有權。實踐中,對村委會等村基層組織人員非法占有土地征收補償費用行為認定標準的落腳點也在這兩個區別上,即從行為人是否屬于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政管理工作和是否利用該工作之職權便利侵占公共財產這兩個方面來綜合把握,只有在行為人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政管理工作中,利用職權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財產,才能構成貪污罪。

?

二、案例一中甲某的行為構成貪污罪

?

我國刑法第九十三條和2000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的解釋(2009修正)》(以下簡稱《解釋》)明確了國家工作人員的定義和界限。據此,村委會等村基層組織人員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政管理工作時,屬于刑法第九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的“其他依照法律從事公務的人員”,以國家工作人員論。村委會等村基層組織人員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政管理工作具體主要包括協助政府開展清登、測算、核準及向土地征收受損方發放補償費用等工作。案例一中,甲某為政府土地征收工作組成員,從事協助政府清登、核準征收土地等行政管理工作時,以國家工作人員論。甲某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故意,客觀上在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政管理工作中利用負責清登、核準土地征收之職權便利,虛構補償項目騙取土地征收補償費用1200萬元,其行為構成貪污罪。

?

三、案例二中乙某的行為構成貪污罪和職務侵占罪

?

認定一行為是否屬于從事《解釋》所規定的協助政府從事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政管理工作時,應當注重把握立法本意,注意從把握“管理工作”的工作性質和“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財產性質這兩個方面來判斷行為的實質。

?

案例二中,乙某非法占有青苗補償費15萬元之行為構成貪污罪。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實施條例》第二十六條之規定:土地補償費歸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所有;地上附著物及青苗補償費歸地上附著物及青苗的所有者所有。15萬元青苗補償費系集體土地被國家征收而支付給青苗所有者的一種土地征收補償費用,歸青苗所有者木村6名村民所有。該款先支付給村委會,由乙某協助政府發放給6位村民。青苗補償費在村民取得所有權之前屬于國家財產而非村集體財產,乙某保管及向村民發放青苗補償費的工作性質是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政管理行為,在此工作中,乙某以國家工作人員論。乙某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青苗補償費的故意,客觀上在協助人民政府從事土地征收補償費用的行政管理工作中利用負責管理青苗補償費之職務便利,侵吞青苗補償費15萬元,其行為構成貪污罪。

?

乙某非法占有土地補償費350萬元之行為構成職務侵占罪。350萬元土地補償費系木村集體土地被國家征收而支付給村集體的一種土地征收補償費用,歸木村村集體所有,該款撥給村集體后即為該村集體財產,乙某作為村干部在征收木村土地期間協助政府管理350萬元土地補償費之公務行為在土地補償費到賬時已經完成,補償費到賬后,乙某管理350萬元土地補償費的工作性質是管理村集體事務,因而在此工作中,乙某不能以國家工作人員論。乙某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土地補償費的目的,客觀上在管理村集體事務過程中利用職權便利侵吞集體財產,其行為構成職務侵占罪。綜合上述,應認定乙某構成貪污罪和職務侵占罪。孫威?作者單位:北京市懷柔區紀委監委)


 
北京快乐飞艇官网